首页 > 影迷 > 文学欣赏 正文

《红楼梦》螃蟹宴上,李纨为何偷偷摸平儿腰间的钥匙?

转载2021-10-07 23:24:55 0 0 107

《红楼梦》中,李纨这个角色看似简单,其实很复杂,她表面看上去“心如死灰,清净守节”,可却隐藏着一颗年轻的心,动辄就要发动诗社,跟众人热闹;她在众人眼中是“菩萨”,对下人宽厚仁慈,可却又是个贪财且吝啬之人,在举办诗社过程中,要么带领众人去找王熙凤要钱,要么跟众人一起凑钱,从未自己请过客,而书中第三十九回的螃蟹宴上,李纨摸平儿腰间的钥匙就是一处很好的隐笔。

第三十九回“村姥姥是信口开河,情哥哥偏寻根究底”中,因为王熙凤在螃蟹宴上一直张罗,没能吃得尽兴,于是就让平儿到大观园去找东道主史湘云再多要几个螃蟹来吃,却被李纨拉住不让走,期间就有这么一处细节很值得思忖。

平儿一面和宝钗、湘云说笑,一面回头笑道:“奶奶,别只摸的我怪痒痒的。”李氏道:“嗳呦,这硬的是什么?”平儿道:“钥匙。”李氏道:“什么钥匙?什么要紧梯己东西怕被人偷了去,却带在身上……”——第三十九回

李纨一向不问世事,对于家中大小事务也是不闻不问,可她却对平儿的钥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曹公手中无闲笔,他本可静静安排众人调笑打闹一番即可,为何偏偏要安排李纨在平儿身上摸索,又恰好摸到钥匙这个情节呢?

其实细看全书,就会发现,《红楼梦》中正面描写的情节并不多,但每次出现,背后都隐隐有李纨的出现,不信我们再来看第四十五回“金兰契互剖金兰语”中,李纨带着众姊妹们前来王熙凤处要钱,顺便替平儿打抱不平(凤姐儿泼醋一回中,王熙凤曾打过平儿),最后说的王熙凤哑口无言,只得答应担任“监社御史”,并给诗社出五十两银子来做经费,期间再次提到了钥匙。

李纨笑问平儿道:“如何?我说必定要给你争争气罢。”平儿笑道:“虽如此,奶奶们取笑,我禁不起。”李纨道:“什么禁不起?有我呢!快拿了钥匙,叫你主子开了楼房找东西去。”——第四十五回

又是李纨,又是钥匙,曹雪芹一直将这两者紧密相连,是为了表达李纨的真实本性并非是书中一开始所提到的“槁木死灰”般的封建淑女,她也有自己的小心思,那就是她对王熙凤和平儿的羡慕。

李纨作为贾府的大嫂子,那串掌管金银的钥匙本应该属于她,可现在却掌握在王熙凤手中,挂在平儿腰间,她心中充满羡慕,可迫于现实的压迫,对这个处境她又无可奈何,但并不代表她不渴望得到这把钥匙。刘姥姥进大观园中,李纨从丰儿的手中暂时接过钥匙,便立刻大发号令,命令小厮们搬高几,还让婆子丫鬟们将篙奖遮阳幔子色色的般了下来,又让传驾娘们到船坞里撑出两条船来……

钥匙握在手中,她暂时拥有了“管家”的幻觉,不仅完成了原本的任务,还自作主张多安排了几件小事,这是她对“钥匙”的向往。

而且李纨还是一个极其贪财且吝啬之人,根据王熙凤的表述,因为考虑到李纨是寡妇,贾母等人都非常照顾她,不但每月分例多添了十两银子,而且还可以收租子,吃穿用的又是官中的,一年下来能有四五百两银子,可她还是不肯在诗社上多花一分钱,转而来找王熙凤要钱,王熙凤却也豪爽,给了诗社五十两银子,可后期李纨还是找众人筹钱办诗社,有红学研究者计算过时间、诗社花费之后,得出李纨或许有贪污诗社社费的嫌疑。

反观史湘云做东道主的时候,薛宝钗从自家拿了几大篓螃蟹,和各色果点,都是自掏腰包,如此对比一番,可见李纨的吝啬与贪财。

可是李纨的贪财与吝啬,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,她作为一个寡妇和母亲,心中自然安全感极差,只能通过金钱的积累来暂时抵消这种空虚感,而且王夫人一直忽视李纨、贾兰娘两个,心中眼中只有贾宝玉,并盼着贾宝玉将来光宗耀祖,自己好“母凭子贵”,所以李纨、贾兰的处境不仅尴尬而且堪忧,她对金钱和权力的向往,其实都是为了满足一个寡妇最基本的安全感而已,由此观之,李纨也是一个可怜人。

以上就是《《红楼梦》螃蟹宴上,李纨为何偷偷摸平儿腰间的钥匙?》的详细内容,更多请关注 “影迷在线”其它相关文章!

  • 相关标签:
  • 本文由影迷在线原创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,感谢您的尊重!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相关视频


    网友评论

   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 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    我要评论 条评论
  • 专题推荐

    推荐视频教程
  • 张捷评联想张捷评联想
  • 司马南六问联想:联想贱卖国资系列司马南六问联想:联想贱卖国资系列
  • 蒋尚义为何一度卷入千亿芯片项目骗局,两次从中芯国际辞职?蒋尚义为何一度卷入千亿芯片项目骗局,两次从中芯国际辞职?
  • 张捷评恒大张捷评恒大
  • 影迷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