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影迷 > 史海戈沉 > 两宋元明 正文

婴戏图是宋朝“三孩政策”缩影?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政府救助行动

转载2021-06-28 08:19:18 0 0 119

原标题:婴戏图是宋朝“三孩政策”缩影?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政府救助行动

宋代有一类突然勃兴的绘画题材——即婴戏图,在深入了解到宋朝的时代背景后,有趣的一面也就此展开:在辽夏蒙金战争夹缝中求生存的大宋、可能也是唯一把人口当作宝贵财富的大宋。而现在所谓的“三孩政策”,或许在宋代,早已开创了先河。

我们知道,宋画之美,美在简单、含蓄、谦卑、轻柔的艺术态度,在困顿中浪漫,在缺憾中赞美,于人物、山川、花鸟中轻叩生命的价值。

而在人物画中,婴戏图独树一帜,格外令人印象深刻。追索这种题材的渊源,我们从汉代临沂金雀山帛画中已然能看到孩童踪迹,但当时只是纺车旁的陪衬;史载唐代张萱、周昉善画仕女婴孩,虽未形成独立的绘画体系,但也自此成为重要的审美对象。

实际上,要说人物画中,什么最难,无疑是孩童。

《宣和画谱》中这样说:

“张萱善画人物......又能写婴儿,此尤为难。盖婴儿形貌、态度自是一家,要于大小岁数间,定其面目髫稚。世之画者,不失于身小儿貌壮,则失之于似妇人。又贵贱气调与骨法。尤须各别。”

简单说就是,孩子属于那种没“长开”的类型,不论是形貌还是神态,都想要精准把握,画出独有的“孩子气”是比较困难的,而且特别容易走向两个极端,即:

要么画出一个身小但是脸老的“老男孩”;

要么画出一个只具备柔弱气质的妇人面相。

但是,唐人眼中极其难画的孩童题材,到了宋代,不仅催生出独立的画种,而且诞生了无数画婴高手,以至于黄宾虹在《虹庐画谈》这样概括宋朝画家们的选题风尚:“一人、二婴、三山、四花、五兽、六神佛”

那么,这股席卷整个大宋朝野的社会风潮究竟来自何处?

极有可能,这是一场针对民间“不举子”的一场、自上而下的政府救助行动!

长期以来,多子多福、儿女双全是无数老百姓的追求。但是翻阅宋史,弃子杀婴的现象却屡见不鲜。

或因战乱灾荒、经济贫困、挂丁赋税、无效避孕,风俗忌讳;或因女子厚嫁、兄弟争夺家产等情况,当生活的重担死死地压在自己身上之时,没有生产力却又要不断消耗财富的婴孩,就成为了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于是,在宋代、溺婴、杀子,将婴孩遗弃于寺庙门前、道路两侧、桥头岸边,甚至直接溺死于水盆、抛之于荒野的现象比比皆是。福建路是溺婴最为严重的地区,史载:“闽人不喜多子,以杀为常。”

即便是大文豪苏东坡,也对弃子之事倍感叹息:“轼在密州,遇饥年,民多弃子。”并且引用王天麟之言,详细记述了这一残忍的过程:

“岳鄂间田野小人例只养二男一女,过此辄杀之。尤讳养女……初生辄以冷水浸杀,其父母亦不忍,率尝闭目背面,以手按之水盆中,唯婴良久乃死。

民间“不举子”的习惯由来已久,这可愁坏了大宋政府。

一方面,宋代赋税是以人丁数为主的身丁钱,统治阶层自然希望民间人丁兴旺,据统计,在我国人口发展史上,宋代率先突破一亿大关,达到了一亿四百多万,比汉唐人口最高额多了一倍多;

另一方面,宋朝既先天不足(幽云十六州丢失、崇文抑武、强干弱枝、虚外守内等政策),又不得不与契丹、女真、蒙古这些强敌做长期斗争,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都将依托巨量人口而存在。

更为重要的是,溺弃亲生子女这种“不举子”现象,无疑是对父慈子孝封建伦理纲常的最大冲击,长此以往,动摇的便是帝国的统治根基!

如何解决这一矛盾,成为横亘在统治者面前的一道难题。很快,皇帝便有了答案:

从制度和精神层面,双管齐下!

1、禁止法令

将禁止弃婴纳入法律程序,是第一项重要举措。针对弃婴最为严重的福建路,宋朝颁下诏令:

“走马承受,密切体量有无实状以闻,侯到,立法禁止。如有违犯,州县不切究治,守悴令佐并当行窜黜,吏人决配于里。

另外,在《宋史·太宗本纪》卷四中记载:”丙寅,诏继母杀子及妇者同杀人论“这项法令,虽然本身和弃婴无关,但是将杀害婴儿当做杀人罪论处,即已经考虑到婴儿作为人的基本生存权利,也是一项保护幼婴的措施。

2、减免丁税

统治阶层内部实际上早就认识到民间不举子之根源,乾道七年的两次减免,距离第一次(绍兴十三年)蠲免身丁钱的政策才过去了28年。

直宝文阁知建宁府赵彦端报告说“生子孙而杀之者,法禁非不严备,间有违者,盖民 贫累重,无力赡给。年方至丁,复有输纳身丁之患。“

大宋政府的丁税减免工作,是根据不同地区的不同程度开展的,但是为了保证国家的财政收入,统治者依旧不可能大幅度降低丁税,过于沉重的丁税,仍然是人民摆脱不掉的阴影,从这个角度看,生子不举现象几乎难以根除。

3、养胎助产

禁止与减免,仍然不能解决底层百姓的燃眉之急,所以各种养胎助产的政策,便随之应运而生,这种记载在宋代文献中大量存在。

绍兴八年,宋廷在全国范围内颁行了这样的诏令:“禁贫民不举子,有不能育者,给钱养之”这是一个大的政策方向,细化之后的具体执行办法也相继出台:

“州县乡村五等、坊郭七等以下贫乏之家,生男女不能养赡者,每人支免役宽剩钱四千。守令满替,并以生齿增减为殿罪之首。”

也就是说,但凡妇女怀孕而家庭困难的,由政府出钱米进行补贴,甚至有KPI,以人口增长数量来考核地方官员。

除了给孕妇补贴钱粮之外,到了绍兴十一年,宋朝还给丈夫休“产假”,准确说是可以免除一年的差役,让丈夫在家好好照顾怀孕的妻子。

“无问贫富,凡孕妇五月,即经保申县,专委县丞注籍,其夫免杂色差役一年。

4、置慈幼局

这种生活上的救助,一旦遭遇天灾人祸、弃婴数量激增的时候,就显得微不足道了,于是政府还设立了专门收养弃婴的机构,从淳祐七年到宝祐四年,天下诸州均建慈幼局。

临安府是最先设立的,按照规定,由征服出资雇请乳母,收养遗弃小儿,如果有人愿意领养弃婴,官府则每月给予补贴,直到三岁,领养之家每月可领到钱一贯、米三斗。

“其有民间愿抱养为子女者,官月给钱米,至三岁住支,所全活者不可胜数。

抚州慈善局的特色在于,不再只是单纯地收养弃婴,而是救助妊娠之家,从源头上减少弃婴数量来解决问题。同时,还考虑到了这些弃婴未来发展问题,要么送人寄养,或者让他们学习技艺,使其能够自食其力。

不得不说,宋朝慈幼局其规划之精、措意之美,都极具现代人文关怀之情。

但是,这还远远不够。

即便是制度上保障、物质上补贴,但在整个大宋境内不为人知的角落里,还是会有婴孩在被遗弃,观念的改变才是最为困难的。

实际上,在此之前,宋代文人已经考虑到了文字的宣教功能,他们甚至还编造出各种神怪传说来宣扬弃婴杀子的因果报应,希望能从精神层面感化并警醒世人,进而从心理源头上杜绝民间“不举子”的现象。

只是,老百姓多为白丁,大字不识几个,光靠口口相传或街头说书艺人自发传播,对于两宋普遍存在的恶俗,真的只是杯水车薪。

思考至此,赵宋皇室这些爱画画的官家们灵机一动,自己不是擅长绘画嘛,倒不如用婴戏图的广泛流行来唤起民众之觉醒?

说干就干,于是我们看到了中国绘画史上,蔚为壮观的一幕:

不仅有大量宫廷画师投身于婴戏题材之中,而且民间画师也与之相呼应,两者之间在创作上积极进行互动与借鉴,从而形成了一场自上而下、大规模、专题性的绘画创作活动。

两宋之外,中国任何历史时期恐怕都难以找到如此专擅婴戏题材的画家。仅苏汉臣一人,传其所绘婴戏图可见著录者就多达70余件,此外还涌现出诸如李嵩、刘松年等婴戏图名家。

当然,仔细看这种婴戏题材的勃兴,主要集中于南宋。于是便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巧合:

一个是南宋皇子早夭现象极为普遍,以宁宗朝为例,1210年之前,宁宗所生六个皇子均不过周岁便先后夭折,于是皇室多用婴戏图来祈福多子;

另一个南宋也恰恰是“不举子”现象最为严重的时期,而相较之下,南宋政府对于不举子的救治力度,也远远超过了北宋。

至此,我们有理由相信,婴戏图的背后,是一场上行下效的、精神层面的文化觉醒运动,旨在从心理上解决民间不举子现象,进而保护人口资源,维护阶级统治秩序。

那么,如果我们现代社会开放“三孩政策”,不知配套设施能够做到几何?

以上就是《婴戏图是宋朝“三孩政策”缩影?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政府救助行动》的详细内容,更多请关注 “影迷在线”其它相关文章!

  • 相关标签:
  • 本文由影迷在线原创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,感谢您的尊重!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相关视频


    网友评论

   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 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    我要评论 条评论
  • 专题推荐

    推荐视频教程
  • 张捷评联想张捷评联想
  • 司马南六问联想:联想贱卖国资系列司马南六问联想:联想贱卖国资系列
  • 蒋尚义为何一度卷入千亿芯片项目骗局,两次从中芯国际辞职?蒋尚义为何一度卷入千亿芯片项目骗局,两次从中芯国际辞职?
  • 张捷评恒大张捷评恒大
  • 影迷分类